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大侠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半生推开一扇窗

张大侠书法艺术赏析

2011-06-13 10:16:5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知鱼轩主人
A-A+

  日本幕府时代的丰臣秀吉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皆作茧自缚,极少数人破茧而出,羽化为蛾,方见万里云天。”看过张大侠的书法作品,我确信他就是极少数人中的一员,经过半生不辍的临池苦学、苦思,终于一朝顿悟、梦笔生花,开启了一扇专属于他的艺术之窗。

  大侠书法,初称魅态,后名和韵。数年前,未见其作品,我先听到了关于他的批评,有“不伦不类”,有“离经叛道”,甚至有“野狐禅”。而当我带着这样的成见终于一睹和韵魅态,我不禁为之震撼。

  一、质朴高古

  无疑,大侠的书法是一种全新的形式,但我从中感受到的首先是质朴的高古意蕴。侠书绝非割断历史传承的凭空臆造,相反,其书在用笔、结字和章法三个方面全面继承了中国古典书法的传统特征。

  侠书用笔虽不拘一格,但明眼人一看即知,大侠必于篆隶汉碑上用过深功,点画精到,线条极具中锋骨力,铁钩银画、如锥画沙、力透纸背,中间提按使转处又时出行草笔意,组合巧妙,节奏感极强,而意在笔先、笔断意连、轻重有致、虚实相间、方圆相映,其收放自如、精警姿肆,不守矩镬而规范自在点画之间,加之墨分干湿浓淡,愈觉变化莫测,散僧入圣一般。当代著名书画家、诗人萧墅先生评价其用笔:“出于古意篆籀笔法,其异形源于古意岩画用笔。笔势起伏跌宕,似醉非醉,犹如酒后武师之拳法,也颇有迷宗之意,但不失其古韵。”

  侠书在结字方面,虽呈书画合璧之势,但仍不失汉字规范。传说仓颉造字,《淮南子》记载了文字始制之时“天雨粟、鬼夜哭”的神秘壮丽景象。中国汉字历经五千年,自秦始皇灭六国、书同文,书体又几经变化。汉字除了记录、表达、传播等基本文字功能外,还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鲁迅先生说汉字有三美:“意美以感心、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书法以文字书写为基,合乎汉字规范是为第一要务。侠书虽常人难识,但决非时下一些“现代书法”抽象画一般的胡乱造字,恰恰相反,其结字源于上古文字,虽为配合体势有所变通,或重画意、或重象形,但凡对甲骨、钟鼎、石鼓、缪篆有所了解的人,均可辨识,盖其字不离乎古汉字原则。至于间架、朝辑、向背、避让、穿插、载覆等,莫不中规中矩又不受规矩束缚,寓庄于谐,通篇看去竟有如跳跃的音符,汉字形制之美尽显笔端。

  独特的章法是侠书最具魅力之处。大侠早年师从徐之谦老先生学习金石篆刻,登堂入室得传衣钵。人谓吴昌硕以刀法入画,另辟蹊径,而侠书之章法,实得意于篆刻分朱布白之妙,以纸为印面,虽无边栏界画,自得方圆规矩,其中不乏借边、沾边、破边、错落、疏密、穿插等印法意味。我曾有幸拜观徐老生前描摹的印谱,由此知侠书章法之渊源。但印谱终究是小品,大侠从中撷英化入巨制,可谓见微而知著矣。

  今之书人有好古者,每每在形式上不惜功夫,或纸求宋明残片,或墨必唐宋隃麋,或执管以单钩回腕,或装裱学馆阁翰林。与之相比,侠书之古意不在形状,而在乎神。

  二、别开生面

  明其古,方能知其新。侠书之新,即在于师古而不拘,自创体例,别开生面。

  如前所述,侠书上承远古,但回首瞻顾,书法史上却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书体。当代著名书法家陈振濂先生曾经指出:“一个新流派的出现,必然要有不同于已经存在的其他流派的唯一性特征,而检验它们的最好方法,不是研究它们是什么,只要问一问它们不是什么,则真伪立判。”作如是观,则侠书非篆、非隶、非楷、非行、非草,但又的确是书法,它具备了书法艺术所必须的品味风格之美、点画线条之美、结字章法之美、形式内容之美。所谓魅态和韵,确是大侠独创的崭新书体。不论好之恶之,此皆不争之实。

  新流派的本质是一种崭新的风格,风格是艺术创作的至高境界。风格的确立是一个漫长而深化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调整与转化的过程。大侠早年浸淫于古人遗迹,亦曾对刘炳森先生的书法艺术情有独钟,后蒙炳森点拨:“步我后尘者,不自由、不自立。”侠乃猛醒:“书法拘泥于师承前人,如捧镜对世界,独不见自己。书家当问古人学谁?”魅态和韵实发轫于此。萧墅先生回忆其早年与大侠过从甚密,后忽然侠踪渺然。十数年后,大侠携魅态和韵登门造访,萧老方知大侠十数年为此面壁,个中甘苦,不问可知矣。

  开风气之先者,必特立独行之人。梁武帝曾评价张融书法:“殊有骨力,但恨无二王法。”融答曰:“非恨臣无二王法,亦恨二王无臣法。”其个性之张扬传诵千古。张大侠岂非张融再世耶?

  三、时尚典雅

  所谓“理绝于中古之上者,可意会于千古之下”。然而我们毕竟生活在千古之下,意会古人之理但不可一味执着,世异时移,必须顺应变化。书法也不例外。

  中国书法,源远流长。如果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漫长的书法艺术史,那就是“继承与创新”。石涛曾经倡导“笔墨当随时代”,如何做到上继往圣、下开来学、出古入新、顺时应人,是历代书家都必须思考的问题。书法原有的记录、表达、传播等基本书写功能早已终结于钢笔时代,在今天,书法的生命力不在其实用性,而在其艺术性。进入网络时代的今天,如何在书法艺术上实现从深入继承到裂变创新,实现书法艺术传统价值与现代审美多元化的和谐统一,则是当代书家的重要课题。我们必须正视:从传统文人士大夫的笔墨实践到现代社会公众的整体参与,从个人书斋的文人雅集到展览场所的公开展示,书法本身及其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书法的生存与发展离不开社会的欣赏与关注,同时书法欣赏也并非易事,书法传世远比图画、摄影困难得多。

  书法学古易,书法时尚难!侠书之求新,绝非庸俗、浮躁地求异,而是在全面把握书法传统价值和现代审美需求的基础上开创的全新书法艺术表现形式。它既保持了中国古典书法的基本元素,又具有浓郁的现代时尚气息,较好地实现了书法艺术传统价值与现代审美多元化的和谐统一。好古者可从中窥古,尚新者可从中见新;可悬于古色古香之轩,可补于西式装潢之壁;可为专家学者雅鉴,可为世俗常人赏观;可作为书法作品收藏,可视同现代艺术把玩。一言以蔽之,侠书之新有内涵、有价值,乃寓今于古、寓古于今、寓新于美、寓美于新。

  在利欲膨胀的今天,书坛也格外的躁动不安。许多冠以“现代书法”的作品都令人啼笑皆非,而那些口口声声“手摹心追古人”的,也断难望晋唐项背。令我们在失望之余又满怀希望的是,在许多人以书法为争名逐利的工具的今天,还有如大侠这样的一些人,他们蛰居一隅,澄怀静虑,心无名利之累,身无奔竞之劳,坐拥图书,日亲笔砚。面对世人的误解和指责,他们亦心平气和、豁达坦然。他们为书法的与时俱进而做出的贡献,终将为历史所铭刻。

                                                      知鱼轩主人撰于辛卯仲春

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主要作为艺术信息、艺术展示、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以世界文艺为核心,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旨在传播艺术,创造艺术,运用艺术,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

联系电话:400-601-8111-1-1地址: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

返回顶部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大侠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